红星美凯龙控股权变更的关键一战,阿里 “搅局”?

当一切尘埃落定之后,阿里$阿里巴巴.US 似乎正在重新变得 “激进”。

1 月 13 日,红星美凯龙$红星美凯龙.HK 发布了一则公告称,阿里拟将此前持有的债券 “债转股”,完成之后,阿里将获取美凯龙约 2.48 亿股 A 股的股票。

据此,阿里此次债券换股的价格为 8.44 元,较之前 10.59 元的换股价格折价约 20%,但是较美凯龙停牌之前的收盘价格高出了 80%。

阿里债转股的背后,或许会演绎一场股权争夺战的戏码。

但是深层次也透露出了另外一个信号,阿里正在 “重回” 资本市场。

而造成这场潜在 “争夺战” 的源头正是红星美凯龙的创始人、董事长车建兴。早在 1 月 9 日,建发股份发布公告称,正在筹划以现金方式,协议收购红星美凯龙不超过 30% 的股份,交易完成之后,建发股份将会成为红星美凯龙的控股股东,车建兴将会让出控股权。

当时,这场交易并未明确交易对价以及其他条款。

仅仅过了 4 天,建发股份就火速发布公告称,计划以不超过 63 亿元的代价收购红星美凯龙 29.95% 的股份。

由此可见,建发股份对于红星美凯龙的控股权势在必得。

据悉,此次债转股之前,阿里一共持有红星美凯龙 H 股 1.08 亿股、A 股 4252.73 万股,如果此次转股计划完成,那么阿里持有美凯龙的股份将会达到 3.99 亿股,占其扩大后总股本的 8.67%。

那么这场债转股背后,到底是阿里 “醉翁之意”,还是另有隐情?

资料显示,2019 年 5 月,阿里全额认购了美凯龙发行的总规模为 43.59 亿元的可转债,发行期为 5 年。根据当时的发行票面利率,其第一年为 3.25%,第三年至第五年则均为 1%,五年平均 1.9%。

对于这份低于同期银行存款利率的投资,阿里似乎没有任何理由投资,但是这场投资就这样达成了,随后阿里的两位副总裁靖捷和徐宏加入了红星美凯龙的董事会。

从当下的角度去理解当时,红星美凯龙是阿里新零售重要的组成部分,给予适当的支持放在当时的环境似乎也说的过去。但是四年过去了,当年这笔债转股按照市价计算只剩下了 11.6 亿元,缩水了 31.99 亿元。

阿里为什么会选择吞下苦果,在此时宣布债转股?

相关人士表示,在红星美凯龙控股权变更的当下,阿里此举是为了保障自身在董事会的话语权。从当下阿里债转股的时机和背景来看,似乎印证了上述观点。

车建兴 “大败局”

曹德旺曾经说过,有些企业家之所以失败一般都是因为两个原因:

第一,短债长投;

第二,盲目的多元化。

如果把车建兴的一生拆为两个部分,那么他人生的第一部分应该是一部励志片,第二部分则是盲目跨界导致丧失企业控股权的典型。

如果非要找一个时间节点,那么就只能是 2021 年。实际上,当完美剖析了车建兴的人生之后,我们就会发现,车建兴的失败不仅仅是自身的选择,还有时代的影子。

对于很多上市公司而言,多元化一直都是 “顽疾”。2018 年美凯龙登陆 A 股之后,车建兴以及美凯龙到达了巅峰。

在创业达到阶段性的 “顶点” 之后,车建兴选择了享受,在被吴晓波问及那么多钱花费到哪时。

车建兴回答道:“我就穿(买)衣服了,我这个衣服我就买了一百套;然后我的车子是劳斯莱斯,也就一千万;还有我比较喜欢买别墅。”

也许是为了彰显自己与传统家具企业的区别,也许是为了追上互联网时代,他在公司内部还有一个特别的称呼——“车车”。

作为家具行业的龙头,车建兴的 “大败局” 就始于自建商场,自己做物业。

当年,有媒体曾经质疑过车建兴的做法,他的回答是:“物业到期之后别人要收回或者涨价,这都会造成企业的损失。并且要打造一家百年老店,怎么可能没有自己的物业?”

当我们回头来看,一切的选择命运实际上都标好了价格。

阿里的选择

阿里入局红星美凯龙是 2019 年,当时为了扩张新零售的版图,阿里表现的非常大方。

但是阿里似乎并不太走运,忽略了美凯龙地产业务可能是一个 “大坑”。

根据统计显示,2017 年至 2020 年,随着车建兴的不断拿地,红星美凯龙的资产负债率也开始一路飙升分别为 54.72%、59.14%、59.95%、61.16%。

当时,规模效应之下,掩盖了原本存在的风险。

在车建兴疯狂的扩张之后,2019 年年末,红星美凯龙旗下的家具商场达到了 337 个,成为了全球规模最大、数量最多的大型商业 MALL 运营商,也是这一年,阿里绑定了红星美凯龙。

段永平曾经说过,“不赚钱的企业,营收多少都没有用。”

很快,车建兴和美凯龙都感受到了疯狂扩张之后的压力,但是彼时的车建兴进入到了一个死胡同,继续扩张成了当时为数不多的选择,但是这个选择无异于饮鸩止渴。2019 年,车建兴还突入到了房产中介领域。

终于在一系列花式操作之后,美凯龙 2020 年三季度就有点 “撑不住” 了,到了 2021 年一季度,车建兴甚至想将旗下的商管企业上海爱琴海集团推向港交所。紧接着,惠誉就将美凯龙的长期外币发行人违约评级、高级无抵押评级以及 2022 年到期的 3 亿美元高级票据的评级从 “BB+” 下调至 “BB”,长期外币发行人违约评级展望为 “负面”。

惠誉给了市场想要的答案。

车建兴也被迫开始 “减肥瘦身”,但是为时已晚。其后,阿里也陷入到了麻烦的境地之中,开始收缩。

2023 年年初,红星美凯龙终于迎来的 “白衣骑士”,车建兴辛苦经营了 36 年的美凯龙也将拱手让人。面对一场悲剧,不知道此时车建兴心里作何感想?

但是,阿里似乎心有不甘,选择在股权转让的关键点上债转股。从目前的持股情况来看,阿里持股对于建发股份而言,并不能构成绝对威胁,但是作为第三大股东,如果以后与第二大股东红星股份形成一致行动人关系,那么还是会对建发股份造成不小的麻烦,这将涉及到股权之争的问题。

不管阿里未来如何选择,但是在此刻,阿里似乎正在给外界释放一个消息,阿里正在重新 “回归” 资本市场。

本文版权归属原作者/机构所有。

当前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与 LongPort 立场无关。内容仅供投资者参考,亦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如对 LongPort 提供的内容服务有任何疑问或建议,欢迎联系:editorial@longbridge.global

给作者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