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PortAI, I can summarize articles.

暴跌 90%,186 亿灰飞烟灭,90 后亿万富豪,跌麻了

Keep 的噩梦,还未结束。

暴跌还在继续。

2 月 9 日,港股上市公司 Keep 再度暴跌 27.5%,年内跌幅达到了 73.5%。

如果从最高位算起,该公司半年内跌幅超过了 90%,市值蒸发超过了 203 亿港元,约合人民币 186 亿元。

上市半年如此大的跌幅,Keep 公司到底发生了什么?

根据财报显示,Keep 公司基本面并未发生重大变化,公司商业模式等方面也未出现明显的变化,之所以会出现如此大跌,侃见财经认为,主要因为三个方面:

第一,市场大环境问题以及流动性问题;

第二,解禁。实际上,这几年因为解禁而下跌的港股上市公司并不在少数,此前上市的百果园,解禁当天跌幅超过了 30%,一个月内跌幅超过了 53%。根据相关资料显示,百果园上市之后,大多数时间日成交都不足 1000 万港元,而 Keep 的情况也大抵如此;

第三,公司商业模式的问题。从营收结构来看,目前 Keep 主要营收分为三大板块,分别为自有品牌运动产品、会员订阅及线上付费内容、广告及其他。其中以自有品牌运动产品为主,占比约为二分之一,而会员订阅及线上付费内容也占据了大约二分之一的营收。

Keep 上市之前,如何扭亏一直是这家公司的难题。

直至上市前夕,Keep 的亏损问题才得以解决,至于是否会持续盈利,还需要时间去验证。根据财报显示,2021 年其亏损高达惊人的 29.08 亿元,到了 2022 年其净亏损就大幅减亏至 1.05 亿,且 2023 年上半年盈利就达到了 11.95 亿,相比之下,其营收方面却没有出现如此大幅的增长。

除此之外,Keep 毛利率的下滑也是资本市场担忧的问题,根据其财报显示,2020 年至 2022 年,Keep 的总体毛利率从 45.1% 下降至 40.7%,降幅较为明显。

因此从上述的角度,Keep 是否能够继续经受市场的考验,还需要时间去去伪存真。

90 后的减肥生意经

众所周知,Keep 的创业故事来自于其创始人王宁的个人经历。

2014 年,即将大学毕业的王宁通过自己的摸索,三个月成功的减掉了 50 斤,在这种 “成功” 的经历下,他有了创业的想法。

同年 11 月,这个计算机系的毕业生就开始写下产品的 “第一行代码”,然后上线运行。Keep 发布之后,其就很快的获得苹果 App Store 的推荐,上线 105 天,用户数就超过 100 万,仅用了一年时间,用户数就突破 1000 万。

在那个遍地黄金的创业大时代里,资本的疯狂催生出了无数的创业项目。

王宁创业的初期,泽厚资本就在天使轮投下了 300 万资金。

Keep 上线一周之后,银泰资本和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很快就投了 500 万美元,也正是踩中了这个资本的风口,王宁也很快的完成了从学生到创业者的蜕变。

当时,互联网商业模式均为,先积累用户,然后寻找赚钱模式,Keep 也不例外。

2017 年,苹果 CEO 来中国,而 Keep 作为库克的一个访问对象,在苹果的加持下,同年八月,Keep 的用户数就突破了 1 亿大关。

但遗憾的是,随着营收的增长以及规模的扩大,Keep 的亏损越来越多,其中 2021 年其亏损比营收还要多,很显然,这是不正常的,在投资收紧的情况下,这样的亏损也是不被认可的。

而为了寻求更好的商业模式,王宁只好带领 Keep 一路寻找赚钱之法。其从移动互联网一路杀到智能硬件、运动消费品乃至线下健身空间,最终 Keep 定型成为了一个包含在线健身内容、智能健身设备和配套运动产品在内的运动健康平台。

更为值得称赞的是,Keep 终于扭亏为盈。

但根据 2023 年中报显示,Keep 2023 年上半年营收为 9.85 亿,净利润就达到了 11.95 亿,但在非国际财务报告计量下,经调整净亏损为 2.23 亿。此前,Keep 也曾因售卖虚拟赛事奖牌赚了 5 个亿,遭到了诟病。

从这个角度来看,困扰 Keep 的问题依旧没有解决。

Keep 该如何突围?

对于 Keep 来说,上市并非意味着终点已经到达,而是其又进入到了阶段性的新起点。

Keep 和王宁很快就意识到了资本市场的残酷。

2023 年 12 月 4 日,Keep 被上交所纳入 “港股通” 候选股票。按道理来说,这本身应该是一件好事,意味着 Keep 可以获得更多的流动性。

但令该公司意想不到的是,当日公司便出现了暴跌,单日跌幅 27.56%。此后,Keep 更是在基本面没有变化的情况下,连续大跌。

侃见财经注意到,这与该公司的解禁也不无关系。

资料显示,1 月 1 日,首发股东中的 26 位股东解禁,涉及限售股股数合计约 42745.43 万股,占总股本 81.32%。

1 月 12 日,又有两名股东解禁,解禁股数合计约 8873.04 万股,占总股本 16.88%。

两轮的解禁,给 Keep 股价带来了巨大的压力,此前 Keep 上市时仅发行了 2% 的股份,由此可见,流通之后 Keep 的股价压力之大。

而根据港股设计,一般对于新公司(非明星公司)估值都不会比成熟公司高,且能融资的规模也并不算太大,由于参与投资者不多,稍微大一点的减持都会给公司股价造成较大的影响。

从当下 Keep 的状态来看,如果王宁不能解决公司的持续盈利问题,股东的减持应该无法避免。

根据资料显示,在 Keep 上市前,该公司一共进行过 9 轮融资。按照当下的股价计算,其参与 C 轮之后的投资机构均已出现了浮亏,其中就包括高盛集团、Coatue Management、腾讯投资、高瓴资本、软银愿景基金等明星基金公司。

根据新浪港股计算,软银愿景基金、天进贸易和时代资本累计浮亏 2.85 亿美元,约合人民币 20.25 亿元,超过了 Keep 公司目前的市值 19.40 亿港元。

所以,市场的用脚投票也说明了 Keep 目前的问题比较严重,即使公司的基本面并未发生较大的改变。

当然,为了应对股价的下跌,Keep 公司也做了一些对冲,但是并未达到任何效果。面对暴跌,Keep 内部人士告诉媒体,公司确实在布局一些新的调整,面向未来趋势,为用户提供更好的服务。

侃见财经认为,市场是公司现状的真实反映,让投资者夺路而逃的背后,是 2023 年上半年公司的营收和月活用户双双下滑,因此王宁和 Keep 只有快速的解决市场关心的问题,该公司的股价才能稳住。如果继续放任该情况蔓延,那么未来 Keep 的悲剧似乎难以避免。

The copyright of this article belongs to the original author/organization.

The current content only represents the author's point of view, and has nothing to do with the position of LongPort. The content is for investment reference only and does not constitute any investment advice.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 or suggestions about the content services provided by LongPort, please contact us.

Like